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微笑财富 超市

http://www.ecos.cc 编号:cn91279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喜欢紫色的大方和热情,更喜欢虚拟的网络中,实话实说的朋友们,让我们以诚相待,用心去交流,我的QQ:492036548,欢迎!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{原}温情的男人让女人难以抗拒  

2007-09-10 08:09:11|  分类: 情感日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

王玥珺{原}温情的男人让女人难以抗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 女人天生就是感性动物,性情中人,情感细腻丰富,在内心深处都希望拥有一份恒久的婚姻和爱情,不是所有女人都看重金钱,不是所有女人都是那么看重势力。

      男人总是搞不懂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他们很苦恼,总是说,我到底怎么做你才满意啊?最后还是不明白女人到底要什么,只好骂女人,甚至憎恨起女人来。

      其实女人需要真的很少,她们只需要真诚凝视的目光、发自内心的动作语言,脉脉深情的温情男人,只有与这样的男人相守一生才觉得踏实。
    温情的男人,他们有稳健成熟的气质,宽厚与温暖的特质,决不粗鲁与嚣张。他们语气平和,神情淡定。他会在你上班的背包里放上你爱吃的阿尔卑斯,会在你出汗时递上纸巾。

      他注重你的感受,不过于干涉你的兴趣和爱好,懂得尊重和欣赏你,他们有着成熟地思想。他们有一颗宽容地心,他们能接受女人的一切优点与缺点。他们把爱柔缓的渗透在平凡的生活里。

      温情的男人心细敏感,有着自我抑制的能力。他们懂得欣赏女人内在的气质和修养,他们不会冲动地几分钟内爱上一个女人,他们不会对女人大献殷勤,他们也不会对心仪的女人死缠乱打,不顾体面疯狂追逐。

      青春时的我,曾经幻想着找个霸气豪爽的男人,找个幽默风趣的男人,找善于交际的男人。

      我和老公相识,相处的过程中,了解到他并不是我理想的那样男人。他算是一个简单的温情男人,不温不火,喜怒不形于色,长相很安全、口袋也安全,平凡感觉,踏实感受。我总是感觉他过于理性,冷静,缺少激情。

     我是很阳光的一个人,和他在一起时,我有点郁闷。
     后来发生一些事情,让我重新认识了他。我才知道,我需要就是这样一个温情男人。他会用所有的柔情来爱我,迁就我、宽容我,鼓励我,我乐他乐,我哭他也会心疼的哭。

     他一个温情的男人,平凡并不平庸,他能经常保持一颗平常心冷静的去生活,每当我焦虑不安的时候,他总是能够用温情来宠着,爱着,呵护着我。他总是那么从容自信,游刃有余地解决着任何困难,他做事细腻而自然又具分寸,他真诚深情,充满智慧。
      我一同事小安的男朋友,可以称的上是女人眼的极品,他长的很酷,很有型,幽默风趣,交往很广,没有他办不了事情。大家都羡慕她有眼光,找个这样理想的男朋友。
我心里也在默默比较着,感觉自己男朋友似乎缺点什么。
       一天下班后,我和小安商量好,晚回家一会,马上年末了把帐对好,我俩没有吃饭就工作起来。那天很意外,单位陈旧电线短路起火了,整个三层办公楼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   门卫老头慌忙报火警,警车没有来到时,老头跑马路上站着去了,他也无能为力。打更老头根本不知道我俩还在楼里工作,他也没有进去叫我们。
       火烧了起来,火势凶猛。
       我俩以为停电了,摸黑在屋子里坐着等来电。闻到烟味很浓,也不知道那里来的。我们那里知道大难来临,生命危在旦夕。
        我从小就喜欢动嘴不动腿儿,爱使唤人,这样危险时刻,我还捂着鼻子支使小安:“什么味啊?这么难闻啊?你去看看。”
        她腿比我勤快,她起身去开门。浓烟扑面而来,她没命的喊起来,:“玥珺啊,不好啦!着火啦,出不去啦!”
        我被这突然危险惊蒙了,片刻我就冷静下来。我看看四周,只有打开窗跳楼,二楼跳下是一楼的平台,再跳一次就可以安全落地上,我拎起凳子没命地砸玻璃。

        小安她还站那里哭,我急了喊她:“哭,哭,哭,哭就不烧死你啦,赶紧砸啊!”她醒过腔来,也拎凳子砸起来,终于能开一扇窗了。外面已经是人山人海了,消防队来了。

       可是我俩这里比较暗,大火没有烧到这里,没有光,只有黑烟,我俩站窗台使劲喊:“救命啊,救命啊!”无人理睬。

      我俩把着窗子,在那里挺着,火一点点奔这方向蔓延,,我俩紧张急了,继续喊:“救命啊,救命啊,,”喊的嗓子嘶哑也没人来。
       我这次算是有生以来第二次喊”救命”,人生可别遇到喊“救命”的事儿,这两个字是何等倒霉与不幸时候才能用,不到万不得以时刻,是喊不出来的。
      上一次我是为别人喊的,我出去办事情,路过江边,看见一个人从江北沿骑自行车过来,快到岸边时,我眼看着他连车带人钻进冰窟窿里面去了。我在岸边大喊: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我又看他爬出来,扒着一快冰,怎么努力也上不来,只露出一个小脑袋。

       我又喊:“救命啊!你要坚持住啊!救命啊!你要坚持住啊!”岸边人都让我喊来了,附近居民拿来绳子,松木杆,一个连一个,把那个人救上来,那个人脸青色,牙打着鼓,浑身上下都是冻冰了。还是个残疾人,一只胳臂。我说的嘛,一只胳臂能骑自行车,扒着冰上岸是难了点,如果晚救他一会儿,他肯定坚持不住,彻底掉进冰窟窿里壮烈了。

       这时,来了好多记者,我不喜欢露脸的场面,我急忙跑掉了。第二天报纸上报道这个事迹:即将融化的松花江,在禁止行人在江面上行走时期,有一名群众不顾自身生命危险,大胆通过,不幸掉进江里,在这非常危险的时候,岸边,有位女青年大声呼救,附近居民纷纷响应,将这一名落水群众李某幸运的救上岸来。记者赶到现场时,那位及时呼救的好心女青年悄然离去,没有留下名字,在这里我代表生还的群众李某,向这位女青年表示深深的敬意,谢谢她!
      我看到这里,我有些飘飘然,我双手举着报纸,对着报纸感觉着面对记者似的,装腔做势地说:“没什么,没什么,这是我应该做的!”然后,我拿着报纸,挨个亲人告诉,挨个朋友显摆,我救过人呢。
      这次我比上次喊的悲惨,我眼看要没命了,当时我那种求生的欲望,一般人没有经历过的不能理解,我没命地声嘶力竭地喊:“救命啊!”还是没有人看到我俩,屋子里浓烟滚滚了,我俩不跳不行了。我俩数着:一,二,猛然使劲闭着眼睛跳了下去。。。
      只听“扑---通”两声,我“扑”一下摔二楼阳台上去了,她比我还笨劲使大了“通”的一声,路过二楼直接摔雪地上没动静了。我趴着二楼阳台上喊她,以为她摔死了,我还是不敢再跳,挺一会儿是一会儿吧,我还喊:“救命啊!”
       这时我看着救星了,我老公和小安的男朋友都来了,我借着火光,看着他们俩急的象疯子一样了,我好感动。只见她男朋友往火海里冲去,被几个消防队员给拉住。

       他接着抓起打更老头连踢带打的质问,里面有人为什么不进去叫人,他也不着急找小安,光顾着打人去了。其实她男朋友也经常来单位,知道我们两个应该在那个屋子里。这个人在最关键的时候,他已经失去理智,疯狂打人去了。

      小安醒过来,她腿摔骨折了,她看到男朋友在群众纷纷救火场面里打架,她十分痛苦地似乎爬着要去制止男朋友。

      这时,我老公已经朝我的方向狂奔,我看到他来,我兴奋又激动,我起身一下就跳了下去。老公紧紧地抱住了我,轻轻的拍着我说:“宝贝儿,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都怪我没有来陪你,怪我,不怕,不怕,不怕,咱回家,回家。”

      此刻,他的声音是那样温暖,那样温情,我心立刻柔柔的,我在最危险时候没有哭。见到他,我哭了起来。。我的泪水和着他的泪水碎了一地,,,,那一刻我们体会到什么叫,生死离别,,,,,那一刻他是那么让我依赖,,,那一刻我决定嫁给他!
      这时候,小安男朋友把打更老头打倒了,小安象小猫似的声音呼唤着他。他看到小安时,他抓起小安教训起来,几乎是怒吼:“你值班为什么不告诉我?你怎么那么笨?有危险怎么不赶紧跑出来?”小安被他大手拎小鸡似的,在火光中转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  我急了跑过去告诉他,我俩跳楼时她已经受伤了,请不要这样对她。她男朋友才罢手,他抱起小安去了医院,打更老头也被送去医院,她男朋友后面跟着警察,场面非常混乱。。
       后来,我和小安分别结婚,她生活过的表面很风光,今天坐宝马明天坐奥迪的。她有委屈还是打电话对我说,她经常挨打,男人太霸道,说怎么着就怎么着,好的时候对她相当好,发起来脾气,谁都碍事,她基本没有自由。

       就这样,霸气的男人在我心里,产生也不了任何幻想。我需要的仅仅是温暖的真情,是一种可贵的品质,是一种默默的情怀。只有老公这样脉脉温情的男人,性格恒温的男人,才会和我一起慢慢变老,老得哪儿也去不了,他依然会把我当作手心里的宝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